您的位置:首页  »  【放课后-秋分】(01) 作者:lwjs
字数:6739


  晚18:30,光坂高校。

  「呼啊……真是麻烦,没想到搞到这么晚。」席骏伸着懒腰从数学教研室向班里走去。经过了将近三小时的特别强化式魔鬼训练,现在的席骏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都已经疲惫不堪,尤其是在数学老师还是一个中年猥琐大叔的情况下。席骏去之前就祈祷给他进行特训的是新来的美女教师深河,但显然事与愿违,这使他觉得更加累了。不过一想到今天有期待已久的里番《保健室的秘密》DVD发售,少年的精神就振奋起来。

  天色渐沉,校园已经开始被黑暗笼罩,大部分的社团已经结束了活动,现在还在学校的除了少数几位老师以外就只剩下养畜部的兔子了吧?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养畜部里根本没有几只兔子,也不知道这个全都是由女生组成的不养动物的养畜部到底在搞些什么。想到前几天看过的一部漫画里女生社团的部员间相互做着色色事情的场景,席骏就忍不住放纵了一下自己的妄想。

  当少年擦掉口水并且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走到了自己几乎没到过的地方。愣了好半天,他才注意到周围已经漆黑一片,大致的位置是二年四班和体育教研组之间的部分。天刚刚黑下来,学校内的照明还没有启动,楼道里除了自己的脚步声再没有别的声音,这让席骏不禁觉得毛骨悚然起来,加快脚步走向楼梯口。
  就在他踏过拐角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了「吱嘎」的声音,席骏本来就紧张,乍一听到怪声差点没跳起来。声音没有继续,席骏稍稍定了定心,朝着前方张望过去,有一扇没有关紧的门,门缝中隐隐透出一些光亮。从所处位置上看是实验室区,那边的房间一侧临街,这个时候就算不开灯也会有路灯或霓虹灯告牌的光亮照进屋内,但就算这么说,门缝外的光亮还是略大了一些,似乎是有人在屋里开了一盏小灯。席骏正犹豫着要不要偷过去看一下,却又听到一个声音,这次他听得真切,分明是带着满足与淫靡气息的女性呻吟。席骏的神经一下兴奋了起来,这显然不是什么校园怪谈,而是确实有人在前面的屋子里做着色色的事情。好奇心促使他挪动脚步,走到了房间之前。一直到这个时候,席骏才想起来这就是无数校园八卦事件的中心——保健室。

  席骏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从门缝外向里窥视。正对着门的位置就是保健室三张床位中的一张,从墙上的花瓣形灯具里发出了淡淡的黄色光线,这使得床边的情形比较容易被看清。灯光下,一个男性正背对着门口坐在床上,双腿分开,另一个女性身影似乎是跪伏在男性身前,头被男性的腰给遮住看不清脸,只能看到微微卷曲的金色长发散乱地披在肩背的样子。女生穿着二年生的校服,即使是昏暗的灯光也遮掩不住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因为上身伏低而高高翘起的屁股被罩在校服短裙里,相信没有哪个男人能抗拒这样一个尤物的诱惑。席骏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在他因紧张而没注意到的腰部以下,男性的器官毫无悬念地充了血,好像要撑破裤子一般地耸立着。

  哒哒的水声从屋里传出来,中间还夹杂着女生的低声呻吟和男性粗重的呼吸声。那名男性双手向后撑在床上,微微仰着头好像在享受着,尽管女生的动作几乎被完全挡住,席骏还是立即自动脑补出看过的AV中女奴隶为主人口交的情节,更加感到浑身燥热难忍。他其实是想尽快逃出这里的,但男性本能和上涌的血气反倒让他窥私的欲望空前高涨,脚下生根一般不能移动半步。其实如果仔细听的话,实际上那水声是用手抚慰而发出的,呻吟声也并未带有因含在口中而具有的不清晰感。只不过以席骏当时头脑发热的程度,是不可能注意到这样的差别的。
  大约两分钟后,跪伏的女生稍稍抬起头,向男性说了些什么,接着撑起身子,用手捋顺从脸侧垂下的金发。席骏稍微有点急于想看到女生的脸,不想那男性不知在向两边张望什么,把头转了过来。

  是龙月影,因为是高二生,没怎么见过面,姑且算是听过一些消息。据说是大少爷级别的,家里有钱有势,原本就算不出国深造也该远赴首都修学,却不知为何自己一个人跑到这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中学来。

  这让席骏对女生的身份更加好奇,以龙月影在校园传说中的性格,一般的女生就算是主动要求交往他还未必看得上,那这个女生又究竟是自己献身结果受到女奴般的对待?还是本身就是一名能被龙月影看上的不一般的女生?

  席骏把自己从胡思乱想中再一次拉出来,屋里的两人偏偏又开始缠绵的接吻。龙月影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解女生胸前的衬衫扣子。双乳从衣服的束缚中解脱出来之后上下摆动了两次,这个尺寸不要说同龄的女性,就算是在许多平面模特间也可以算的上是佼佼者了。两人在接吻的同时也互相拥抱着,估计正戏马上就要开始了。女生突然主动中断了接吻,身子略向后靠了靠。屋外窥伺的少年总算借着这个机会看清了她的面容,惊讶地差点叫出声来。

  那名女生正是二年生中人气最高的美女林千晴。可以说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全校男生瞩目的对象。关于她的感情生活究竟如何从没有人知晓;林千晴是转校生,身份信息几乎是个谜团,有关于她的知情人也并不存在。她与男生的关系比女生走得更近。想来既然她拥有如此的美貌,其他女生因嫉妒而疏远她也是相当正常的事。

  不过即便如此,她在校的期间却没有任何男生告白成功过。就算每天会在书桌里发现无数的信件,就算在放学路上会遇到拦路告白的男生,她始终巧妙地与每个男生保持礼貌之上亲密之下的暧昧关系。

  所以这个「谁都无法摘到的金色花朵」会在这个时候在学校保健室中与龙月影秘密幽会,这一事实本身是最让席骏为之惊讶的。

  不过屋里的人并没有发现这个,林千晴不知从哪摸出一只安全套,把防护措施准备停当之后,就将双腿灵活地缠绕在龙月影的腰间。

  席骏从门缝里直勾勾地盯着林千晴光滑洁白的大腿,以及连接到臀部的那浑圆完美的曲线,简直不能将自己的视线移开。随着林千晴慢慢坐下的动作,两人都发出了满足的呻吟。窥视者一直盯着看的玲珑赤足足趾蜷曲了起来,双腿却还不依不饶地压着,就算是童贞之身的席骏也能看得出来这次的插入应该已经确确实实地到达了最深的地方。

  就一次……哪怕一次也好……死也心甘啊!

  席骏现在脑子里不停盘旋的只有这一句话。他的嘴唇咬紧,手不由自主地移向下体,呼吸的深度似乎也和屋内缠绵的二人重合了。外面的天色越来越暗,从门外看到的人影已经不甚清晰,席骏却还不肯就此罢手。

  林千晴一边继续着刚才的动作一边把头放在龙月影的肩膀上,抱在一起的两人实际上有着极大的反差,但席骏是断然看不到龙月影那像极了经历初夜的少女一样的苦闷表情。林千晴虽然脸上红晕尽显,但表情乃是逗弄宠物一般的轻松愉快,甚至有着嗜虐野兽般的眼神。正是这颠覆她平素随和自然印象的有如魔女一般的神态,让席骏更加沉迷于她浑身上下散发出的纯粹的性的气息。从来没有过被一个女生吸引至这个程度的他,此刻感觉到的是心里熊熊燃烧的欲望之火。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简直不是人类,只要是男性,就绝对无法抗拒她的魅力。
  林千晴的表情又变了,这一次又好像是对着空气中不存在的事物说话一样地笑着,双眼眯成一条缝,那大方可爱的笑容简直没法和她正在做的淫靡之事联系起来。席骏就这么看着林千晴慢慢张嘴,做出好像是在说数字「7」的口型。
  突然间,电闸开关的声音响起,楼道中所有的灯光在一瞬间都亮了起来,几秒后所有教室及实验室的房间顶灯也跟着闪出光芒。这是教室管理员在临走前为保证学校内部所有照明设备都工作完好而进行的例行测试。突如其来的光亮让席骏措手不及,呆站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好。林千晴以迅捷的速度离开了龙月影,显然是在这两次灯光亮起的几秒差距内感觉到有人偷窥。龙月影稍微怔了一下,也赶紧起身下床。

  羞愧感袭遍席骏全身,原本只是因为好奇而偷窥的行为逐渐就变得不道德了。他转身就跑,并不是出于害怕,而是对自己被发现的龌龊行径的后悔。

  街上还和往常没什么差别,城市中的夜色从来就不甚深沉。不过对于专门找着建筑阴影里行走的席骏来说,真是恨不得没人看见他才好。刚才偷窥的那一幕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罪恶感和窥伺的快感同对林千晴性感形象的妄想缠作一团,驱使着席骏般漫无目的地四处晃悠。

  「真是奇怪,明明想要回家的……」席骏心里的图景渐渐地清晰了,在街上徘徊的自己「偶然」遇到了晚归的林千晴,然后在一个没有人的巷子里……
  「糟糕!鼻血!」嘴唇上传来的温热液体的感觉让他忙不迭地伸手捂住鼻子,即使这样还是有红色液体从指缝里渗了出来。

  得赶紧找一个便利店才好。一边想着,少年四下张望寻找能买到卫生纸的店面。半分钟后,一只手伸了过来,指间夹着几张餐巾纸,席骏忙不迭地接过来处理鼻血。

  ——「刚才想了什么鼻血流得这么厉害?」

  ——「谢谢你的纸……」

  两人同时开口的瞬间,席骏才猛然转过头来,递给自己纸的人正是林千晴。
  「学……学学学学姐!」这一下太突然可给席骏吓得不轻,刚刚塞好的鼻子差点又喷出血来。尽管林千晴在学园制服外还披了一件羊毛披肩以将自己的身材完全遮掩住,但席骏意识里浮出来的,还是刚才在保健室看到的裸体;这个形象也面前的林千晴重合了起来。

  「唔噗啊!」

  又一次,血液冲破了塞住鼻孔的纸团,义无反顾地洒向了地面。

  这个失血量……「林千晴关切地看着席骏,」我家就在附近,先上来我帮你处理一下吧,这么厉害不躺一下可不行。」

  席骏的心里马上就被无数巨大的「CHANCE!」字样填满,在走了二百米之后他不得不浇熄自己的妄想,现在的他确实一点力气都没有。除此之外,他发现现在走过的路都是自己刚刚走过的,也就是说他刚才确实已经在这附近转悠得极接近林千晴了。

  「呐,到了。」林千晴带着席骏来到一栋楼前。高达30层的公寓虽然不是什么很好的房子,但这个交通条件优越的地段应该也是租金不菲。

  「30层……吗?」电梯里读着液晶面板上跳动数字的席骏,心情也随着楼层上升而渐渐紧张起来。身边的林千晴虽然行为自然,诱惑的气息却无时不刻在撩拨着身边男生的神经。

  总算结束了密闭环境里两人独处状态的席骏稍稍松了口气,跟着林千晴走进门。

  玄关处设有鞋架和衣帽钩,里面就全都是铺的木质地板。隐约可以看到客厅的桌子和沙发之类的家具。

  「席骏君先去沙发上躺一下吧,我去看看有没有冰袋。」林千晴随意地将脱下来的皮鞋甩在玄关,催促着席骏进屋躺下。

  「托学姐的福其实已经好多了……」席骏把手从嘴上拿下来,又小心地在鼻子底下抹了一把确认血已经止住了。

  「既然都进来了还是先坐吧,止血了也还是得弄弄干净不是么?」

  「那,那么……打扰了。」

  看着席骏窘迫的样子,林千晴笑了笑:「家里没有人啦不用这么紧张,随意随意。」然后手脚麻利地拿了条浸湿的毛巾出来。

  把脸擦净之后席骏的心情总算是回复了一点。林千晴去处理毛巾上面的血迹了,席骏怎么呆着都觉得很不自在,干脆站起来走走。

  阳台只有单调的晾衣杆和盆栽,没什么好看的。起居室在西侧走廊的最里面,紧闭着门,席骏犹豫了一下,没有敢走过卫生间,转身又回到进门时的玄关处。
  这个地方最容易吸引眼光的似乎也只有摆在进门左手位置的鞋架了。看得出林千晴平时很在意鞋子,上学时与制服相搭配的皮鞋就有两双。除此之外还有轻质便鞋,运动鞋和登山靴。在鞋架最下面摆着两双高跟鞋,漆皮表面和尖细的鞋跟一下就把席骏拉进妄想之中——穿着超短裙,黑色连裤丝袜和高跟的林千晴,其魅惑的样子可以达到何种程度呢?

  席骏的目光从鞋架又游移到林千晴刚刚脱下的皮鞋上,因鞋子的选择不同而变换身上衣服的少女的形象在席骏脑海里不断交替着,刚才林千晴单手扶着门框,上身前倾,弯起右腿伸手脱鞋的姿态也让席骏觉得难以抗拒。一个闪电般穿过脑海的大胆念头瞬间成型了。

  席骏小心翼翼地拿起林千晴换下的鞋子,一边努力回忆着刚才在电梯里时她身上散发出的香味,一边把鼻子凑到鞋口闻了闻。

  出乎席骏的意料,鞋子里既没有臭味也没有如林千晴身上气息一般的香味,而是有淡淡的新制皮革的味道。

  席骏没有注意到卫生间的水声早已停止,因为紧张兴奋而敏感的耳朵居然也没有发现背后人的接近。此刻,林千晴就站在他身后一尺左右的地方。

  「席骏君?」

  毫无防备的席骏在如此之近的距离下听到呼唤,简直吓得魂儿都冒出来,手一抖,捧着的皮鞋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两人对视了足足有三十秒。

  林千晴还是和刚才神色没什么两样,笑了笑,然后伸手指着客厅里的沙发:「过去坐呀席骏同学,蹲在这里很累的吧?」

  席骏唯唯诺诺地坐了过去,千晴依然笑着,只是眼神里重又出现了野兽见到猎物一般的光芒。她并没有特别靠近席骏,而是先在沙发前来回走动着。随着林千晴双腿的移动,席骏又控制不住地看向她袜口以上,短裙之下那截赤裸的大腿,在室内的灯光下更显得白皙而光滑,让人有忍不住想要抚摸的冲动。

  林千晴自然注意到了席骏视线的移动,她朝着沙发走了两步,抬起脚踩在沙发边上,距离席骏胯部极近的地方。

  「刚才,还是看了我的腿吧?」

  席骏紧张地点点头,耳朵根像是要烧起来。想要逃离,永远不见这个女人的冲动几乎占据了他全部的意识,但身体就是动弹不得。

  「虽然像席骏君这么诚实的人不多,但男人们的视线一个一个地都是没法从这个绝对领域上移开的呢。」林千晴盯着席骏的眼睛,那其中除了催眠一般的能让任何人对她发情的魅惑之外,也有绝对不容许对面的「猎物」逃跑的威慑意味。
  席骏彻底放弃了抵抗的希望,面对这个妖怪一般的女人,只有服从这一条路可走。

  「呐,诚实点席骏君,你喜欢学姐我身体的哪个部分呢?」林千晴似乎对低年生眼神中透出的绝望颇为满意,稍稍移开了视线。

  席骏的喉头「咕」地一声,声音颤抖着说:「全,全部……」

  「真的嘛?」林千晴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开心地笑起来。「虽然长着童贞的脸,对付女孩子也并不是一无所知嘛~ 不过,说谎了哟席骏君。」

  席骏突然感觉到下体被什么东西触到了,本能地想要低头看,但林千晴伸出手挡在他脖子下面。

  等到席骏意识到正在蹂躏他股间的是林千晴的脚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某样东西」已经以无与伦比地气势撑起裤子,而且这个充血的程度已经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软下去了。

  「无论嘴上怎么说,只有身体最老实这一点是变不了的。怎么样?鞋子的味道好闻吗?」

  被刚才林千晴自然随和的态度骗到了的席骏此刻才想起这个致命的问题,但现在这个形势已经不容许他有任何违逆对方意志的行为。依次拂过阴茎前端的五个圆润足趾,以及坚持踩踏,摩擦着同样位置的脚掌都让席骏感到一阵阵如电流般的酥麻快感从下体顺着脊柱直达大脑,原本就已经一团浆糊的脑内现在更是滚沸起来。满脸都烧得通红的席骏忍不住发出了舒服的声音。

  就在这么个紧要关头,踩在席骏下体的脚移开了,紧接着一个重重的耳光就抽在席骏的右边脸颊。

  「真是变态呢,席骏同学。」

  席骏仰视着林千晴,刚才还温柔可人的女生突然间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周身都环绕着满满的「S」气息。如果这些气息能够实体化,那一定会像工口漫画里常见的触手一样将受害人捆紧榨干至奄奄一息吧。

  「啪」,又是一个耳光。

  「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好好回答呢,席骏同学,还是说需要姐姐我给你一点特别的刺激吗?」话音未落,一只脚已经再次伸向席骏的股间。这一次,五个脚趾灵活地直奔阴囊而去,席骏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把自己的命根子交了出来。仅仅是极轻的发力,钻心的剧痛就让席骏的身体颤抖不止。

  惊惧交加的下级生就在这样的威胁下点了点头。虽然明知道自己已经落入陷阱了,可这个陷阱就是拼尽全力也没法逃脱的。

  「算了,站这么久我也很累了。去帮我拿个东西,就在卫生间洗衣机的左边。」说完,林千晴坐在沙发上,盯着席骏。即使已经从沙发上起身去做了,席骏仍然感到背后灼热的目光;毫无疑问,如果林千晴不满意的话,他大概是走不出这里的。

  卫生间里堆放着很多还没来得及洗的衣物,随意地放在一个洗衣篮里,旁边就是洗衣机。席骏弯下腰,在二者的缝隙间摸索着,然后抓住了一个好像是皮带的东西。但他马上就发现不对了,把这玩意从缝里拽出来的时候还有其他附属物在地上拖动时发出的声音,金属的,响得很清脆。

  那是一条项圈,由红色皮圈和系在上面的铁链组成,很明显是给宠物犬用的那种,散发出一股令人不悦的气味。他看着或这个东西,马上就预见到自己将要遇到的悲惨命运。

  「找到了吗?」

  席骏无奈地拎着项圈走出来,偶尔抬眼一看林千晴。眼前这个危险的女人还没有完全把尖牙露出来,现在不过是在吃掉猎物前为了解闷而进行的玩耍罢了。
  「找到了就好~ 辛苦了哟,席骏同学。」林千晴从席骏手里接过项圈,随手丢在沙发一角。现在看起来这东西似乎根本不重要,席骏心里疑惑,一面想着,又不知道接下来她会唆使自己做些什么,便也手足无措起来。

  林千晴看着席骏的窘迫样子,爽朗地笑笑,拍拍自己身边的沙发垫,意思是让席骏就在这里坐下。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